顾乘舟

【刀乱】当我们眼前空无一物

因为审神者是个无可救药的脸盲,所以他是个众所周知的声控。
#这逻辑,没毛病。#
而那0.5秒的误会,来自审神者沈适之的职业病:
深蓝色的色斑和橙黄色的色斑原来这个明度搭配不刺眼,记下来记下来。

咳咳,总而言之,遑论三日月宗近是个行动上的矮子,思想上的巨人,制定了总体攻略计划的鹤丸国永压根是个幸灾乐祸的等等主观因素,光是这一点客观因素,就可以说,本丸攻略新来的审神者的计划注定要失败。

场景一:
三日月捂着腹部,死命的才从束缚的紧紧的腰带中挣出一口气来,以至于最后原本最万无一失的秀泡茶技,顺便征服审神者的心的计划全面失败。
哆哆嗦嗦的手甚至直接把水洒在了审神者的裤子上。
恩,洒的是热水。

场景二:
知晓审神者有练字的习惯后,三日月又被赶鸭子上架的被推举来研磨墨水。原计划中洒审神者一身墨水,趁机色诱审神者留下摄影证据(是的,制定计划的刀剑们已经发现了,三日月终极Boss和老年痴呆共存的体质)。结果却洋洋洒洒的弄了自己一身。
审神者沈适之来不及为自己珍贵的墨水叹气,就掏出了白绢仔仔细细的为手残(是的审神者也知道了)的三日月仔细的擦拭了起来。
发现他的鞋子上也若有似无的沾上一些后,直接单膝下跪,强迫症发作擦拭了起来。

因为三日月身着常服,白色的袜子已经宣告拯救无效,。审神者沈适之只好送佛送到西的帮他把袜子褪下,重点帮他把被墨浸染的脚板擦拭干净。结果有一个地方的有些污渍十分顽固,审神者只能用力的擦了许久,才完全擦干净了。

当他抬起头的时候,才发现三日月原来肉色的地方变成了朱红色,而且颜色还在继续加深。伴随着带有泣音压抑的喘息更是引人浮想联翩…………

不过沈适之只是着急的将比他略高的三日月一把抱了起来,着急的把蹲在角落准备伏击的药研一把揪了出来,连忙跑到了手入室。

药研眼神复杂的看着急忙手入三日月本体,却似乎到最后只是欣赏本体而不停赞叹的审神者,感到了许久未见的压力山大。
那个脸色,被照顾的三日月已经放出了幸福的光。
#恭喜,您的队友三日月宗近对审神者的好感由负值一路升为65的心灵之友#

骗子,说好的为难勾引审神者呢?已经把自己搭上了啊!

评论(6)

热度(8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