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乘舟

【刀乱】我的本丸总逼我粪审

大家好,懦弱婶正式更名,请大家多多指教

另,我笔下的审神者从不恋童,这种题材我坚决抵制

所以我笔下的短刀都是单方面的过激行为,不适者请勿进来

而且我这篇文的短刀正太身,千岁老妖心。
所以cp不是短刀。

以下正文

       炙热的吐息喷洒在脖颈和,一路想上暧昧的擦过下巴,在审神者楚山雾的唇角边堪堪擦过,最后落下细碎的吻在红彤彤的耳框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[羡慕吗?嫉妒吗?你们这群王八蛋。]

          楚山雾今天也十分绝望的吐槽着读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 [mmp如果朕有隔壁暴力审一半的武力值,你以为你们和现在这个兴奋的泛光的写作者会好端端的吗?]

          光洁的大腿以一种色气的振幅抖动着,细碎的快慰声喷洒在审神者的腰窝里,作乱的手不知足的蹭进楚山雾从腰腹间大大敞开的衣襟,在小腹上作乱的划着圈圈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啊,主公还不醒吗?一起坠入快乐的迷……哈……啊……乱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 感受到耳边一阵湿漉漉的冰凉,审神者熟练地(为什么又是这个副词!?!!)把气场三米的短刀拨到了一边,气息不稳的乱则是自顾自的在楚山雾敏感的腰窝上,轻佻的落下一吻,还用滑溜溜的舌头画了圈才走开。

        楚山雾瞳孔狠狠地一缩,清早敏感的身体差点起了反应,但是被他狠狠地喘息了几下吞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 “让开。”楚山雾清丽的脸上不带一丝情绪,只是微红的耳尖才带着一点红,像是红红的日光映射在白雪皑皑的山尖,有些脱俗与质朴共存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 换而言之,有点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 如果这句话没有附带上言灵之力的话,就更可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恭恭敬敬的乱跪坐在一旁,胡思乱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故作姿态的样子也十分可爱呢,大将~♥

         匆匆忙忙地跑到了锻刀房,拿出团子逗弄了一会儿刀匠后,审神者才把昨天按照前辈吩咐,揣在胸口一天的委托符交了出来,满怀欣喜的看着刀炉。

        4:59:58

        !!!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刀种才会这么久哦?咦?是岩融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 楚山雾大大的叹了口气,有些遗憾,但是看到最后一段介绍的时候才大大的放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和今剑有联系吗?罢罢罢,能牵制一个是一个了。”楚山雾低迷的掏出一柜子落灰的加速符,递给了还在辛苦锻刀的刀匠,附带摸头杀和又一个雪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麻烦你了,刀匠先生,今天暂且休息吧。”楚山雾捧着刀匠,把他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上衣口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薙刀,巴形。没有铭和传说,没有故事的巴形的集合体。这就是我”(日文)

         陌生的语言从头顶传来,明明是高大的身形,但是眼神澄澈的好像稚嫩的幼童,懵懵懂懂又清澈见底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……咦?”楚山雾第一次看到说日语的刀剑男士,有些愣。
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,主人的运气一向十分好呢,这是国服没有实装的刀剑男士哦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三日月阁下,是刚刚到的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不是哦,是比您还早到的哟。因为您每天必来这里,而且您也不希望我们出现在卧室里吧。”新月显露的双眼里笑意昭昭,端是看热闹不嫌麻烦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您是,我的主人吗?”(日语)

         楚山雾还没来得及生气,就被新来的刀剑边说着听不懂的话边拽住了衣角。

        看着带点委屈低落的新刀剑,楚山雾及时的牵起了他的手,收敛了怒火的面容带了些歉意。

        “跟我来吧,正好一起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在楚山雾踏出锻刀房后,鼓励的看着新来的刀剑有些踉跄的走出了房间,完全不熟悉人身的样子像是刚破壳的幼鸟,刚睁眼的的幼鹿,完全博得了楚山雾的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在晨光仄斜的锻刀房里,三日月回味着新来刀剑男士方才投射的冰冷的目光,有些趣味的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 无声的唇语在绽放:
         “又,亲手释放了一头猛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
老实交代其实初始设定爷爷是cp,但我这个人容易动摇(摊手)

想要True End

评论(13)

热度(10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