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乘舟

【刀乱】棒打刀子精

按照非洲亚洲欧洲人的评价标准,审神者春城是标准的非洲人。
一个本丸50把刀剑,连一把欧洲刀都没有。
但是春城的战绩却辉煌至极,不说是同一届,在时政中都是闻名遐迩的。

她的标准是典型的斯巴达标准,在刀剑男士刚刚成形之时,就带着毫无刀装的懵懂刀剑上了演练场,自己也赤手空拳跟上,一口气落败了约有百场。
在其他审神者阻拦无效之下,被时政重点作为潜藏的暗黑本丸监控。

中伤的陆奥守勉勉强强的扶着重伤的春城,有些不明白和明白的问:“如果说你要我们经历战场磨练的话,自己不上场不就好了。”
因为被劈裂了发套而披肩散发的春城摇摇头,抱着怀中熟睡的五虎退,笑容温和:“一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,但是我发现如果我在的话,他们就会更加谨慎,也会更加紧张。”
她抚摸着短刀米白色的发丝,在短刀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,语气爱怜又疲惫:“付桑神的刃生漫长而无法估量,我的一生却很有可能在下一秒结束。所以在逝去之前,我必须要给你们多一点再多一点的生存机遇。”
“非常难堪的说,你们的稀有度太低了,我难以相信在我逝去后,会有合适的人接替我,好好对待你们,所以我只能提高你们的炼度,为你们增加哪怕一点优势,活下去。”

火烧云的暖色铺天盖地的扑了下来,在手入室内看着同样熟睡的同僚,陆奥守感受着灵力一点点的修复,转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神色温柔的春城,有些感动又有些不解,他用唯一没有受伤的左手小拇指轻轻骚动了额发:“可是我们是刀剑啊。”

“那什么是人呢?生命呢?”
春城笑了笑,摇了摇头,把被声音惊扰而震颤的短刀轻轻拍着。
“会哭会笑,会在寒冷的时候寻找温暖”,她看着依恋的往自己怀里钻的五虎退,帮他盖好被子,像是哄着婴儿一样安慰他。
“会在难过的时候寻求安慰。”
春城安抚好五虎退,继而摸了摸冒着冷汗梦魇的药研,把他护在怀里拍打。
“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做没有生命的东西呢?”

“我希望有一天你们能够光明正大的去看沙之海、火之漠、水之焰,不同于本丸内单纯由灵力构成的景色。”

“让你们去用心的体验这世界缤纷的一切,而不是匆匆走过,一无所获。”

“歌仙君应该依照自己的兴趣去翻阅古籍,研究植物学;药研会有爱慕他的异性,在自己擅长的医药学上更进一步;五虎退可以去把自己对动物的爱怜作为职责兴趣,而不是耻辱;长谷部可以自由选择跟随的人,而不是沉醉在被舍弃的以往耗损自己。”

“你应该也放下被取代的遗憾,真正的去跟时代一起前进,去成为历史的一部分。”

陆奥守呆呆的看着笑意融融的春城,嗓子干裂而声音破碎:“那不是在改变……历史吗?”

“哈哈哈,那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”春城在短暂的笑语之后,又恢复了以往的漠然:“历史如果如此容易改变,时政的能力是压制不了溯行军的。”

“好了,我去准备晚饭了,你也快叫这几个蠢货起来吧。”

春城笑容灿烂却硬是让陆奥守打了个冷颤。

“毕竟,也不是谁都能一边睡,一边飘樱花的。”

哈哈哈,我笔下的审神者里唯一的蹭的累⊙﹏⊙

评论(2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