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乘舟

【www】一些牢骚 提醒关注我的朋友快点取关

这些年陆陆续续地在各大平台上,都发表过一些零碎的段子和短篇,但是都没有坚持写下去,今天看了《无问西东》,深有感触,来写下一二感触。

我从来奉行这样一句话【我看的从来都不是书,是自己的心、自己的血、自己的灵魂】,而我写的文章亦然,它是我灵魂中的一个切片,赤裸裸的没有一点装饰,里面经常参杂着我不愿意见天日的一些肮脏的小秘密,但是这些秘密却往往是最真实的我自己。

很久之前,我许愿自己成为一颗丰盈秀美、亭亭玉立的树,不求冬暖夏凉,无妨酷暑严冬,四季不必常青,所处无需繁华,唯心满意足即可。
但是我倒在了人生第一场蓄谋已久的冬天里,听不到匆匆赶来的麻雀担心的嘀啁,感受不到护林人细心围好的干草。我一头扎进自己的监狱里,从此无关所有春夏秋冬,在未来为柴的地狱里苦苦煎熬自己,恨不得投入虚无。

但是春天的气息无孔不入,而被自己埋葬在阴冷角落的我痛恨所有光明的角色,而为了找一些认同自己扭曲世界观的人物而一头扎进成为【造物主】的狂欢中。

在我笔下,以痛为乐、因苦而歌的行者是我,自我放逐在幽林之中。唱不出声音的黄鹂是我,被巫女前世夺走的声音透露着因果轮回。找不到荆棘而落地而亡,奋斗一生,而未能死得其所的荆棘鸟是我,死后的灰土土的像是寻常的雀鸟,连被说书人称颂的机会都没有。被命运反复玩弄而阴差阳错功亏一篑的谋士是我,自以为步步为营而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,最后却溃之蚁穴,一夜宴尽猕猴散。

我书写的是自己痛恨的命运,倾泄的是自己的痛恨,唯独不曾爱过我笔下的他们。

我光是与其照面便是被动提醒自己的过与失,怎么可能忍受在脑海中与其朝夕相处,细细雕磨?

我羞愧于【真实】,不曾仔细地爱过自己又怎么能爱别人?

未来长长的路反而变成了我最深沉的恐惧,过去又是我颈间的绳索,【真实】不敢见,【虚幻】不屑沉溺,我只能选取自己能选取的【真实】。

而我希望自己从此以后,无问西东,唯求真实,为欢喜而歌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