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乘舟

#片段#棒打刀子精

【1】三日月宗近场合

【一号机】

三日月宗近躺在草长莺飞的花里草间。

没什么不好的,能感到自由的风吹拂而过。

其实不是没有同伴发现过你,不过他们都用各种各样复杂的目光扫视过你后飘然离去。

啊,只不过有点寂寞。

在昏昏沉沉的昏睡中,三日月感觉到有人捡起了他。

[这就是三月日?]清凉的目光波澜不惊的扫过他,没有痴迷的沉醉,不带复杂的情绪。

[是三日月,主公]毕恭毕敬的同伴谦卑至极。

[哦?那就塞入仓库,与其他刀剑一同侍候。]

三日月宗近失落的感受不到一起灵力,带有一些赌气情绪的昏昏沉沉的闭上眼睛。

真是冷情的姬君呢。

事隔多日,他又被唤醒了,在喧闹的嘈杂里。

[为什么要碎掉一期尼!!!!!]

[住口!!不得对主公放肆!!]

吵醒你的声音痛苦至极,随后一片刀剑出鞘的声音。

握着你的手如果不是颤抖且满沾鲜血,就连你都要被那一派淡定从容欺骗了。

[多么放肆,抬起头告诉我

你们会因同伴破碎而对前主刀剑相向吗?]

当然不会,

三日月冷漠的想,

但是拥有了人的身体,就会总有人的感情。

不过几年的相伴,怎么抵得上同生共死的情谊?

这位姬君的情绪调节的极快,不过一句话,就停止了颤抖。

[我宣布,这座本丸只要我在任一日,就不会存在粟田口的刀剑一把。]

灵气灌入身子,在场只有化形的三日月才可以看到

残留在姬君脸上的一道泪痕。

反叛的刀剑多为短刀,再加上大多打起来畏手畏脚,更有刀直接放弃反抗,所以镇压来的极为迅速。

好在姗姗来迟的时政来的恰到好处,才不会让审神者碎掉仓库里的粟田口刀剑。

谈判的结果很快出来了,政府回收了所有短刀,除了一期一振。

因为他们在背叛的付丧神被碎之前,就已经被全部碎裂了。

心狠手辣,当断则断。

不同于其他同伴的惶恐,三日月用宽大的衣袖遮住了弯起的眉眼。

真是让人熟悉的气质啊。

假以时日,未尝不是漫长刃生里的惊喜。

这样的笑容,在审神者召唤被锻炼出的第一把刀后就消失了。

三日月宗近【二号机】

评论(1)

热度(16)